当前位置:首页 - 58彩票客户端 - 90岁坐轮椅老人为办社保年审 因没电梯被抬上三楼

90岁坐轮椅老人为办社保年审 因没电梯被抬上三楼

2018-05-08

  红安一名90岁的老人,退休后在武汉与55岁的小女儿一起生活。今年4月25日,因中间沟通存在误会,女儿载着老父从武汉赶到红安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找朋友抬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参加社保年审。

  “我父亲是1928年出生的,今年已满90岁了。”白霓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其父母只生育了她和姐姐两人,姐姐和她先后在武汉安了家。父亲白启永在红安县人民医院药剂科退休后,一直居住在武汉。几年前,父亲因年老体弱,行动不便,需要坐轮椅。

  今年4月中旬,她接到母亲退休前所在单位打来的电话,通知退休人员的工资将不再由各单位负责,统一交到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发放,要求其母亲本人在“五一”前,带上本人身份证明到红安县办理相关手续。

  “母亲今年85岁,还能自理。”白霓说,接到通知后,她想着父亲和母亲一样,应该也需要进行年审,遂打电话到红安县人民医院办公室咨询。但对方回复称,已在医院张贴了通知。

  “当时医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回答说‘那么多退休职工,一个个打电话忙不过来’。”白霓在介绍自己父亲居住在武汉时,对方回复称,第一次年审时必须本人到场。

  看着行动不便的父亲,白霓犯了难,一方面她担心父亲坐车来回折腾身体吃不消;二是她打听到年审的办公室在三楼,并没有电梯,坐在轮椅上的父亲需要有人抬上楼。无奈,她只好打电话向红安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咨询,能否进行远程视频,或将父亲送到红安年审办公室的楼下,让工作人员下楼确认。

  “上午9点钟从武汉出发,在三环遭遇堵车,直到中午11点多才到红安。”白霓介绍,到达红安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她找来两名男性朋友和丈夫一起帮忙将父亲抬上三楼进行年审。

  “来回几个小时,年轻人都喊累,90岁高龄的老人能经得起几次这样的折腾?”白霓说,拿社保退休工资的基本上是老年人,红安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却设置在三楼,因为没有电梯,给老人上下带来一定的困难,为何有关部门不能替老年人多考虑一下?

  白霓告诉记者,到达红安后,父亲要上厕所,无奈她只好让丈夫临时在宇晟酒店开了一间宾馆,让丈夫帮忙照顾老人上厕所。

  “回来的时候,又临时开了一间宾馆,让老人上卫生间方便!”白霓透露,办完事后,她又在红安花园宾馆开了一个临时的房间。由于劳累,父亲回到武汉后,吃饭手都抬不起来,需要人喂饭。

  4月28日,楚天都市报记者赶到红安,该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门口,下午刚上班时,便有多名老人前往三楼办理退休工资认证手续。

  记者看到,该栋楼一楼和二楼是红安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办公室,三楼和四楼才是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的办公室,退休老人年审在三楼。该楼的门前便是6级台阶到一楼,在一楼通往二楼的拐角处,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一块“执法为民”的红色宣传牌格外醒目,除了楼梯,记者确实没找到电梯。

  “这里没有电梯,只能慢慢爬楼梯!”一名右手扶着拐棍、左手扶着栏杆、腿脚不便的老人用了8分钟时间走到二楼,这名老人无奈地告诉记者。

  红安县机关事业单位保险福利管理局负责人王建新在接受采访时介绍,早在去年,该县按上级的要求,从今年1月份开始,对机关事业单位退休的工作人员的社保和居保由该局统一发放。为防止冒领,第一次需要对退休人员进行指纹录入和人脸识别。

  考虑到一些退休人员年龄较大,行动不便,甚至有的居住在外地,为方便这些群体,该局多次下发了通知,由各单位负责采集数据信息,并加盖单位公章。

  记者在该单位的工作群中看到,每天都在向各单位办理养老金资格认证的工作人员进行提示:对行动不便的老人,由各单位经办人统计,再由该局上门办理。并提醒各经办人,“不急于认证,不会影响养老金的发放”。

  王建新说,目前该局使用的是几台固定的电脑,连接有网线、摄像头和指纹识别系统,无法挪动。去年3月份,他们花了2万多元钱,购买了一台便携式的一体机,专门为行动不便的老人上门服务,但因为系统需要升级,该设备已在一个月前拿到黄冈去升级。

  “当时因为没有便携的设备,所以无法满足老人家属提出的要求。”王建新告诉记者,对于白启永老人被抬上三楼年审,他们为此也感到很惭愧,当时还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下楼帮忙,协助白霓姐妹将老人抬上楼。

  对于老人爬三楼办年审一事,王建新解释,因为该楼是一栋老楼房,之前就没有安装电梯,一楼和二楼早就分配给了劳动人事仲裁部门。他们考虑到老人上楼不方便,曾与银行沟通过,想在银行一楼的大厅设点,由于种种原因,目前还在洽谈中。

  王建新表示,下一步将提高服务质量,争取对外地行动不便和年龄较大的老人,都能做到上门服务。

  记者联系到红安县人民医院,该院人事部门一负责人介绍,当时白霓联系的是办公室,而办公室对此事并不清楚,回复简单粗暴了些,导致家属产生误会。该负责人介绍,该项工作还没有结束,所以还没来得及通知白启永,让家属费尽了周折,并电话向白启永的女儿白霓表示了歉意。

网站栏目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随机文章
copyright © 2016-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