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58彩票平台 - 浙商银行:宝能有意提前终止合作 乐视网业务没有违规

浙商银行:宝能有意提前终止合作 乐视网业务没有违规

2018-05-04

[摘要]浙商银行表示,与宝能合作的项目中资金按合同使用,近期受到关注后宝能方面有提前终止,已提前偿还10亿。经核查,未发现乐视网业务存在违法违规情况,对乐视的减值准备计提是充分的。

在2015年到2017年这刚刚过去三年,浙商银行发展的高速度是有目共睹的,但在其背后也浮现出一些隐忧,比如说踩中乐视网这个大雷,在宝万之争中惹来不少争议,这让其最近的董事会换届中原本正常的高管人事变动被市场解读出异样的味道。

那么,浙商银行究竟正在经历怎样的“成长的烦恼”?5月2日,浙商银行董秘兼副行长刘龙和部分资金部门负责人在北京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采访,详解了如何踩中乐视网这个雷,以及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的理财资金到底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以及最近人事变动的幕后原因。

2015年7月、9月、10月、12月和2016年4月,浙商银行分别做了5笔乐视网的股票质押项目,分别为10亿元、5.5亿元、10亿元、8亿元、5亿元共5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其中4笔已经正常结清,截至目前,浙商银行乐视网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余额为近8亿元。

浙商银行财务部总经理景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乐视网的股票质押业务在2017年已经被五级分类列为次级类,剩余的本金余额约为8亿,计提了40%的拨备。

2日,浙商银行资本市场部副总经理胡金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浙商银行对于股票质押式回购,在项目评审过程中一共设计四十余条审查要点,乐视网相关业务的申报方案中,除了其中六条有所突破,其它三十多项均符合要求,总体来看仍符合业务准入条件。

对于乐视网贷款业务风险收益倒挂的质疑,胡金海表示,在利率定价方面,该业务综合考虑了当时市场情况、交易双方可接受的业务条件以及其他资金方提供的条件等多项因素;在2015年-2016年间,整个市场的利率走势往下,这期间央行降息降准若干次,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从2015年初的5.6%降至2015年末的4.35%。从浙商银行乐视股票质押回购业务看,从2015年7月的9%降到2016年4月的6.4%,总体来说是符合当时市场趋势和浙商银行的利率政策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浙商银行已对乐视网业务开展了全面风险核查,在核查中未发现业务开展过程中存在违法违规情况。

刘龙表示,个别业务的风险和内控的失效是两回事,商业银行作为一个经营风险的行业,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把控住具体业务的风险。

而从数据上来看,截至2017年末,浙商银行不良贷款率1.15%,比上年末下降0.18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296.94%,比年初提高37.61个百分点。银监会数据显示,2017年末商业银行的平均不良贷款率为1.74%。

媒体报道称,根据其所获得的该行内部决策意见显示,浙银资本设立的浙银宝能基金,主要投资方向是“前海人寿老股受让70亿和增资60亿,万科A二级市场举牌增持70亿元”。胡金海是这次投资与交易业务的审查委员会的负责人。

对此,胡金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客户、经营部门而言,对业务的诉求是比较多的,可能过程中有提出过一些要求,但是银行要按照最终审批结果来执行,来签订业务合同。浙商银行理财资金投资认购华福证券资管计划132.9亿元作为优先方,仅用于钜盛华整合收购非上市金融股权,不可用于股票二级市场投资,也不作为其他资管计划的劣后资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宝能方面有提前终止该笔业务的计划,已提前偿还10亿。“尽管这笔业务的收益高,但如果客户正式提出申请,我们也会尊重客户的意愿提前逐步终止。”一位浙商银行的高管透露。

浙商产融也由于个别股东(3家)与浙商银行的股东重合,加上部分高管是原浙商银行的中层干部,因此被质疑与浙商银行之间存在关联交易。

浙商产融于2017年4月成立,由全国范围内的数十家新老浙商行业龙头出资设立,是浙江省迄今最大的投资平台,已被列入浙江省钱塘江金融港湾建设重点项目。

刘龙表示,浙商银行与浙商产融在机构、人员、财务等方面完全独立,不存在浙商银行人员在浙商产融持股或交叉任职等情况。

近期收购华夏人寿的中天金融又让浙商产融引起市场关注。中天金融把原房地产资产以247亿的对价,整体出让给关联公司贵阳金世旗,金世旗引入浙商产融资管做大股东,持股42.23%,中天金融和金世旗是同一实际控制人。

刘龙表示,浙商银行并没有参与浙商产融投资金世旗的出资。浙商银行一共有5名中层解除劳动合同后去了浙商产融,但也属于正常的人才流动。值得注意的是,浙商产融现任董事长王卫华为原浙商银行杭州分行行长。

“在与浙商产融的业务合作中,浙商银行给浙商产融的条件并不优于第三方。”刘龙称,但是由于人员熟悉的优势,浙商银行与浙商产融的交流肯定会更顺畅一些。

对于原行长刘晓春的离任,刘龙解释称,浙商银行的行长和董事长是浙江省管理的干部, 2015年2月是浙商银行第四届董事会,三年一个任期,今年的股东大会上会产生新一届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刘晓春不再担任浙商银行行长的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年龄;同时也尊重他的个人意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在同意刘晓春辞去职务的董事会上,刘晓春公开发言称,“在浙商银行工作期间,沈仁康董事长的宽厚,给了我很大的发挥空间,在浙商银行工作期间非常愉快,也很有成就感,让我觉得职业生涯非常圆满。”

“对于一些具体项目,高管间出现不同意见,也属于正常的业务探讨。无论是分管副行长,还是行长、董事长,都是风险承担者。如果所有人对所有项目的评判都是一致的,反而不正常。”刘龙表示。

对于过去几年的高于行业平均速度的发展,刘龙也表示,主要是因为浙商银行基数并不大,以规模论,在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序列里,浙商银行也不过是从第11位上升了1个排名到第10位,并没有实现跨越式发展。

能实现较快的发展也是有客观条件的,需要整体业务储备充分,但是仅靠着自身利润积累发展是有限的。浙商银行内资股股东在2015年补充了86亿元的资本,2016年在香港上市又补充了130多亿港币,2017年和2018年通过优先股和非公开配售,分别补充了21.5亿美金和29亿人民币;同时也保持了较好的净资产收益率水平。

刘龙表示,2016年下半年浙商银行就感知到了监管趋严,并确定了2017年年度的工作思路为“整固规模、苦练内功、精益管理”,加快结构调整。

从数据看, 2017年浙商银行确实主动放慢了规模发展速度。当年总资产增速为13%,其中应收账款项类投资下降了近2000亿元。与此同时,净利润增速也相应降至约8%。从结构上看,2017年浙商银行资金业务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9.79%,相比2016年的37.41%下降了8个百分点。

网站栏目
最新文章
随机文章
随机文章
copyright © 2016-2017